產才融合助力經濟高質量發展

2022-03-18 | ZTA | |
分享到:
產才融合助力經濟高質量發展

堅持“面向經濟主戰場”是人才事業發展的重要經驗,也是人才工作的重要目標方向。理解人才工作與產業發展的內在邏輯,研究產才融合中的難點堵點,才能更好發揮人才引領發展的重要作用,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當今世界綜合國力的競爭實質上是人才的競爭,人才是助推產業轉型升級發展的堅實根基,是支撐我國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能的重要資源,是推動我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力量。

 

2021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提出新時代人才工作新理念新戰略新舉措,“八個堅持”是對我國人才事業發展規律性認識的深化,人才之于我國經濟、社會、科技發展的支柱性地位不斷彰顯。從黨的十九大到黨的二十大,是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具有特殊重大意義,因此更加需要重視人才工作與產業發展間的內在邏輯,以更加積極的姿態為經濟社會發展保駕護航。

 

統籌人才工作與產業發展

 

產業體系是國民經濟發展的核心,產業的狀況直接決定著國家經濟發展的狀況,產業發展是促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關鍵。當前我國加快建設現代產業體系,這是供給側結構改革的最終目標, 也是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目標。人才事業發展要“面向經濟主戰場”,實質上就是要統籌人才工作與產業發展,把這兩方面工作“一肩挑”,以人才興助產業強。規劃引領和政策創新是促進人才與產業融合發展的關鍵,人才強國戰略、科教興國戰略和可持續發展戰略始終是我國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的重要理論依據。

 

黨的十九大以來,我國持續推進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奠定了堅實基礎。黨中央圍繞產業發展部署人才工作整體布局,不斷加強人才工作的頂層設計和戰略謀劃,持續強調人才政策聚焦的精準性持續性,逐步形成了人才與產業融合發展的人才制度優勢。各級政府也不斷夯實人才工作,取得了一系列引人矚目的成就。

 

例如,江蘇圍繞“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長三角區域一體化、自由貿易試驗區等國家戰略,編制實施了30多個產業人才發展專項規劃,構建起“一行業領域一人才規劃”的工作格局;浙江推進特色產業工程師協同創新中心建設,堅持從特色產業創新發展中的痛點出發,面向產業需求精準引育高水平工程師,兼顧產業屬性和人才屬性;北京新推出17條舉措,助力消除成果轉化堵點,等等。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全球產業新一輪競爭已然箭在弦上??茖W技術的變革和產業的發展始終是動態變化的過程,我國經濟正處于向高質量發展目標邁進的轉型階段。根據《2019中國產業發展年度分析報告》,我國現行產業體系存在結構性缺陷,高端產業核心技術缺乏,自主創新能力還需提升,核心技術已成為制約我國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而突破核心技術,關鍵在核心人才,人才是經濟進步、產業發展的基礎性、支柱性資源,繼續深入推進人才工作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要求。

 

產才融合仍有不足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強調要下大氣力全方位培養、引進、用好人才。通過持續推進制度建設、政策供給等方面,我國人才工作已經取得了顯著成效。但聚焦于人才與產業的融合發展,我國現行人才工作仍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

 

自主育才準星不準。長期以來,我國人才存在供需失衡現象。一方面體現在重點產業的人才不足,反映出我國自主育才的方向還不夠準確。根據《人工智能產業人才發展報告(2019—2020年版)》,我國國內人工智能產業內有效人才缺口達30萬;根據清華大學AMiner數據平臺發布的“AI2000人工智能全球最具影響力學者榜單”,我國入選的學者數量為196人,僅占全球9.8%,約為美國高層次學者的1/6。另一方面體現在人才培養與產業需求脫節的情況比較突出,人才供給結構性短缺嚴重,反映出我國自主育才的方式仍有提升空間。高校專業課程設置相對滯后,本土人才的理論與實踐不匹配,無法滿足行業分類細化要求,成果轉化受阻。在當前“產學研用”融合的過程中,人才供給側與需求側、教育鏈與產業鏈的銜接更加迫切,盡管現有的校企合作、產學研合作等形式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效,但仍難以滿足產業飛速發展的需要。

 

人才引進磁力不足。人才引進是擴充人才隊伍的重要方式,其著力點是形成對人才持續強勁的吸引力,根本目標是促進我國產業、經濟的長期發展。目前許多地區人才引進工作還處于被動“引才”的階段,難以實現積極“聚才”的效果,這一現狀主要歸因于人才發展軟環境建設和產才融合發展的欠缺。首先,盡管各級政府不斷加強人才引進力度并出臺一系列人才引進計劃,但現階段的人才引進工作仍以政策吸引為主,且政策工具的單一性特點比較顯著,其中大多強調物質保障,在人才發展軟環境方面仍存在不足。其次,區域科技人才集聚是區域經濟發展的核心問題。產業聚集和人才聚集往往相伴相生,完善的產業體系和領先的產業優勢必然會對全球的專業人才產生巨大吸引力,而高層次人才的匯聚又能為產業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F階段我國具有全產業鏈優勢,但對制造業的一些核心技術和關鍵技術的掌握仍存在不足,工程材料、生命科學、信息科學等高新產業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產業優勢不足以“廣聚天下英才”。

 

人才使用定位不當。培養、引進人才是基礎,用好人才才是根本目的。用好人才不僅要在“精準度”上下功夫,著力實現人才開發與產業結構、崗位需求的精準對接,還要切實為人才打造施展所長的舞臺。近年來各地政府紛紛響應中央部署,制定一系列人才培養、引進計劃,但其中也存在一些脫離實際、大材小用的現象,導致難以為高質量發展提供高匹配度、高精準度的人才支撐。

 

充分發揮人才對產業發展的引領支撐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要推動產業發展、打破被“卡脖子”的僵局,關鍵要靠創新驅動,而科技創新能力歸根結底就是各類人才創新力量的集中體現。因此要充分發揮人才對產業發展的引領支撐作用,形成人才與產業融合發展的良性循環。持續推進人才與產業融合發展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要求,結合近年來各地的工作成效,我國人才工作仍需把握以下幾點原則:

 

貫徹“黨管人才”生命線,保證人才工作服務于黨和政府的中心工作。黨的領導是我國發展的核心優勢,是選才引才用才的根本前提。人才工作是一項系統化全面化的工作,尤其產才融合發展工作需要從國家層面、區域層面統籌工作方向,必須明確黨在我國人才工作中不可替代的作用。黨管人才就是要深入貫徹中央及各級黨委決策部署,完善黨委領導下的人才工作格局,強化政治引領,提高人才工作質量和水平。

 

圍繞“產業布局”著力點,推動產學研用深度融合。中國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張銳指出,目前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不足30%,而先進國家高達60%至70%。破解我國人才工作和經濟發展“兩張皮”問題,必須圍繞產業布局多管齊下找痛點、齊頭并進抓落實。首先,要根據產業發展情況和實際需求統籌好人才工作整體布局,從人才隊伍規模、質量等方面入手為產業發展打好基礎。其次,要持續推進科研成果轉化工作,探索產學研用深度融合的組織機制和激勵機制,緊緊圍繞產業鏈強化企業的創新主體地位,使更多科研成果能實實在在地推動產業和經濟發展。

 

重視“高精尖缺”特效藥,厚植重點產業人才優勢。當前我國高新產業除了要在基礎設施建設、成果轉化等方面持續發力,還要重視“高精尖缺”人才的培養。“十三五”規劃提出,加快建設人才強國,要推動人才結構戰略性調整,突出“高精尖缺”導向;“十四五”規劃進一步提出要造就國際一流的高精尖科技人才和創新團隊。核心人才、帶頭人才稀缺是當前我國許多高新產業的共性問題,很大程度上制約了產業發展和轉型升級,需牢牢把握高層次人才是助力人才隊伍建設突破瓶頸、釋放產業發展新動能的關鍵之舉。

 

把握“敬才愛才”風向標,形成重視人才、尊重人才的社會風尚。人才聚集除了受社會制度、經濟環境、產業結構的制約,還受職業發展空間、尊重和認同程度、心理因素的影響。因此我國人才工作要更加聚焦于軟環境建設,營造敬才重才愛才的社會氛圍,重視產業高層次人才對于成就和價值取向的需求,強化法規保障與精神關懷,實現物質待遇和精神激勵的均衡保障。只有充分激發人才的主觀能動性,創新活力才能持續賦能科技進步、產業變革和經濟發展。

 

釋放“數字經濟”新動能,以數字化人才優勢引領產業發展。數字經濟已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的關鍵力量,為我國經濟發展提供了新機遇。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達到7.8%,數字經濟加速融入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進程,深刻地影響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國務院日前印發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明確了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主線,要求協同推進賦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與培育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數字經濟不僅是新的經濟增長點,而且是改造提升傳統產業的支點,因而各傳統行業和新產業均對數字經濟領域人才存在較高需求。我們要更加強調數字經濟領域人才的重要性,通過政策制度創新培養一大批數字經濟領域人才后備軍,尤其是更加重視技術技能型人才、創新研發與高層次應用型專業人才,積極探索高效靈活的人才引進、培養、評價及激勵政策,跑出數字經濟加速度。

 

人才工作任重道遠,持續強化產才融合工作是助力我國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贏得主動的戰略選擇。為穩步推進新發展格局、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打破人才工作和產業發展之間的鴻溝,以產業集聚人才、以人才引領產業,在持續發力中彰顯大國“才”力。

 

(作者單位:國家開放大學、中國人民大學)

 

010-62563533
久久精品无码精品免费专区